主页 > 散文 > 伤感散文 > 文章内容页

《青梅在此岸》

  • 作者: 我念旧
  • 来源: 本站原创
  • 发表于2017-09-05
  • 被阅读
  •   六岁的苏眺自小沉默寡言,在别人玩儿的时候总是一个人待在一个地方拼图。于是她的父母带着她搬到了人口较多的a市,希望她能够交上一些朋友变得更加开朗。父母在搬家具的时候,苏眺在拼图,原放过来招惹她,弄散了她的拼图,苏眺被弄哭,记恨上了原放。

      苏眺的父母很是惊讶,让原放经常过来找苏眺玩儿。过了几天,苏眺弄了个恶作剧,报复了原放。原放找他父母告状,他父母却认为原放在骗人,因为苏眺在他们的眼里就是个沉默又乖巧的女孩子,绝对不会欺负原放,原放也记恨上了苏眺。

      一个月后,小学一年级报道,苏眺原放一个班,还成了同桌,原放话了条三八线,苏眺觉得幼稚,往后几年互相使诈,乐此不疲。

      12岁,没想到上了初中,居然还是一个班。苏眺和原放都决定不要在做那种无聊的小把戏了,顺其自然的关系好了很多,成了好友。时不时抄下作业,动不动联合起来捉弄朋友,还有着一些时隐时现的小暧昧。原放故意,但苏眺毫无知觉。

      16岁,上了高中之后苏眺和原放又成了同校。由于学校在b市,离家远,所以原放和苏眺在学校附近租了一个房子,苏眺就担任起了照顾监督原放的职责。因为两人住在一起,所以同学们都戏称苏眺为“嫂子”。渐渐地,苏眺也察觉到了自己对原放有不一样的感情。

      19岁,苏眺以为他们还能上同一所大学,却没有想到父母让自己出国了,从此一别六年。原放则在本国上一个很好的大学,期间,原放听到消息说苏眺有了一个男朋友,很是心急,又因为没有借口问她,所以也谈了一个极像苏眺的女朋友,叫苏即。原放把苏即当成了苏眺的伪劣品。

      24岁,苏眺只身一人回国,原放不经意(实际故意)问起苏眺男朋友,苏眺说自己没有谈过。几天后给朋友庆生,苏眺醉酒说出了喜欢原放的秘密,原放欣喜万分,第二天就告了白,成了苏眺的男朋友。

      却没想到,几个星期后,苏即找上门来质问。苏眺生气,认为原放既然有了苏即,就不应该再来找她,于是摔门而去,不见踪影…

      美国。

      苏眺慢慢地走向斑马线的另一头,突然,听见有人朝她大声喊道:“小心!”

      苏眺转过头去看,一辆卡车疾驰而来,刹那间,就撞向了苏眺。

      第一声“嘭”,是车头撞上苏眺的撞击声;第二声“嘭”,是苏眺撞飞到几米开外摔落在地上的声音。

      全身上下先是毫无知觉,然后紧接着,便是令人战栗的疼痛,好像是整个人被绞进了粉碎机,连骨头都被活生生的打碎了一样。

      苏眺咬紧了牙关,也没忍住吐出了一口血。声带也好像受了损,喉咙一动便是“呼呼”的声音,像是破了的音箱。

      血源源不断地从他的身体里流了出来,周围围了一圈的人,报警的、叫救护车的声音嚷成一片,喧成一片。

      可是苏眺好像听不见似的,只觉得眼里是一片铺天盖地的红,大脑神经也阵阵作痛。

      她突然想起了那个人。

      那个叫原放的帅气阳光开朗的人。

      苏眺闭上了眼睛,作痛的大脑慢慢放映起以前的一幕幕。

      那个会抢自己棒棒糖却又会抓蝴蝶逗自己开心的男孩。

      那个看恐怖片吓得脸色发白却硬是把自己按在他胸口说不怕不怕的男孩。

      那个从来不爱看书却愿意给自己念完一整本书的少年。

      那个看到自己收到的情书多明明心里堵的慌却还装作毫不在意的少年。

      那个愿意在千千万万的人面前跪下来送自己钻戒的男人。

      那个为了自己不惜和家庭闹翻离家出走的男人。

      ……

      苏眺现在啊,很难受很难受,可是原放不在身旁。

      苏眺现在啊,很想他很想他,可是少年他在远方。

      苏眺现在啊,很怀恋很怀恋,可是时光已经深藏。

      ……

      抬头是苏眺看不见的蔚蓝天空,耳边是轻的像呢喃的拂过风声。

      苏眺动了动唇,默念道:“……原放,我想你了。”

      ……可是我却不想你见我,不想让你看见我的狼狈模样,不想让你听见我的所有不好的消息。

      我希望你能一直以为我还在国外,还有了一个美满的家庭。

      因为这样你才不会难过,不会伤悲。

      我希望你能拥有一个贤惠的妻子,还有了一对乖巧的儿女。

      因为我们彼此都承诺过,都要幸福。

      ……可是对不起,原放,我食言了,我快要死了。

      那我就把我的幸福给你,好不好?

      你一定、一定要幸福。

      ……恍惚间好像看到他了,是他吗…

      梦中:

      婚礼是露天的。

      苏眺远远的看着……

      嫩绿嫩绿的草地,蔚蓝蔚蓝的天空。

      原放站在铺满红玫瑰的长地毯上,微笑着看着新娘。

      新娘的脸与苏眺很是相像,原放望着他,就好像是在看苏眺。

      就好像是在看他朝思暮想、念念不忘的心上人苏眺。

      他又想起了苏眺。

      不知道他现在在干什么?

      是在吃甜点么?那他的眼睛一定会眯起来笑,一脸的满足谓叹。

      或者是在看书?那她的心里肯定是一片宁静,唇角也微微翘起。

      如此想着,原放又微笑起来,看新娘那张与苏眺极相似的脸也越发的温柔。

      还记得吗?

      我们约定过,我们都要幸福。

      我们一定、一定都要幸福。

      本文标题:《青梅在此岸》

      本文链接:http://www.qxqzx.cc/article/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