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陆小曼,喜欢就会任性,但爱是克制

发布时间:2017-08-26     摘自网络

  一辈子有多久?爱情有多久?

  对于杨绛和钱钟书来说,爱情是一辈子。对于陆小曼和徐志摩来说,一辈子是爱情。前者,珍惜着,照顾着对方的感受,将陪伴进行到底;后者,憧憬着,追求着爱情的状态,将“爱情”进行到底。

  然而经历过后,才会懂得:重要的不是爱情本身,重要的是你爱着的那个人。爱情,不是旅行,走马观花去路过。爱情是生活,停下来,留下来,一心一意去感受。

  曾经,太年轻,不知深浅。

  最终,一生,多半累烟云。

  说民国女子,怎样都绕不开一个陆小曼。一个被胡适夸赞为“北平城不得不看的一道风景”的女子,一个郁达夫称赞为“震动20世纪20年代中国文艺界的普罗米修斯”的女子,一个和唐瑛并称“南唐北陆”的女子,一个被徐志摩深爱了一辈子却被身边好友恨了一辈子的女子,一个桃花满身,绯闻漫天的女子……

  太多的八卦,太多的偏见,早已让人们忘却了她本身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

  抛开是是非非的感情,她本身是一个兼具才华与美貌,极其有质感的女子。

  1903年,陆小曼生于上海。

  父亲陆定晚清时考中举人,担任皇族贝子贝勒学校的老师,后留学日本,毕业于早稻田大学,是日本首相伊藤博文的得意学生。回国后,在国民党政府财政部供职,历任参事、赋税司长等职位二十余年,同时也是中华储蓄银行的主要创办人。

  母亲吴曼华是常州著名的白马三司徒中丞第吴耔禾先生的长女,自小熟读百书,研习古文,尤擅笔墨丹青,是一位不可多得,名满京城的才女。陆定担任皇族贝子贝勒学校老师时,吴曼华代为批阅文章,“陆小曼”这个名字也是由她拟定的。后来,陆小曼出嫁,所有碗碟在景德镇私人定制,碗碟上的山水花鸟全是吴曼华亲笔绘制。

  天赋极好,陆定和吴曼华又精心培养,长大后的陆小曼,才华横溢,既有父亲陆定的社交才华,又完全继承了母亲的绘画天赋。

  徐志摩的眼光真够毒辣。他爱过的两个女人,真真都是顶尖的女子。

  林徽因会写诗,陆小曼也不差,她的老师兼好友--著名的画家、书法家刘海粟赞其说:“她的古文基础很好,写旧诗的绝句,清新俏丽,颇有明清诗的特色;写文章,蕴藉婉转,很美,又无雕琢之气……而她写的新体小说,则诙谐直率……”

  林徽因英语好,陆小曼更彪悍,英语、法语都很好。当年,北洋政府外交总长顾维钧要圣心学堂(陆小曼就读的外国人办的贵族学校)推荐一名精通英、法文并年轻貌美的姑娘,去外交部兼职翻译,她以高票入选。

  林徽因专攻建筑美术,陆小曼擅长笔墨丹青。工笔花卉和淡墨山水,颇见宋人院本的传统。她一生留下的绘画作品非常多,数次举办个人画展,她的《山水长卷》现在看来也是难得一见的精品,当时的绘画大家无一不对其称赞。

  林徽因出演泰戈尔诗剧《齐德拉》,陆小曼和唐瑛出演昆曲名剧《游园惊梦》,不是明星,胜似明星。

  甚至,她的才华远不止如此,她能画油画,会弹钢琴,深谙昆曲、皮黄之艺,一开腔便惊艳全场。多年外交职涯的熏陶,也培养了她卓越的社交才华。

  她当然也很美。

  何竞武的女儿何灵琰与陆小曼极为合拍,被陆小曼认为干女儿,她描述陆小曼时,曾说:“干娘别有一种林下风致,淡雅灵秀,若以花草拟之,便是空谷幽兰……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别具风韵,说出话来又聪明又好听,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再见到一个女人有干娘的风情才调。“

  郁达夫的夫人王映霞号称江南第一美人,见过陆小曼之后,也说:“她确实是一代佳人,我对她的印象,可以用娇小玲珑四个字来概括。”

  连张幼仪也不得不赞她:“媚眼诱人,秀发缠绕。”

  理所当然,陆小曼很快成为了北平名流圈炙手可热的人物。她莞尔娇柔的笑容,俏皮流转的眼波,成为北平城一道无与伦比的风景,以至于人人争看陆小曼。

  然而,过了头的追捧,会让一个少女迷失自我。陆小曼的人生,得到一切,随心所欲。画画也好,跳舞也罢,全凭她个人心情。从未被拒绝,怎懂得屈就;一直被宠溺,怎懂得让步;向来被爱着,怎能没有爱;一切很完美,怎能接纳不完美?

  所以,当她的感情世界里,出现不和谐的画外音,她的第一反应不是去修补,而是任性地扔掉它。

  1922年,年仅19岁的陆小曼,在父母的安排下嫁给了王庚-民国时期赫赫有名的“国民女婿”。年轻时就读清华大学,毕业后保送美国,先后曾在密歇根大学、哥伦比亚大学、普林斯顿大学、西点军校就读,与艾森豪威尔是同学,回国后拜梁启超为师,任职北洋陆军部,后任交通部护路军副司令,年纪轻轻晋升少将。

  有钱,有权,有貌,有情,有义,这样的好男人,放眼当今,不知道多少女人排着队往上扑。然而,她不满意。

  一个严于律己,恪守己任的军人和一个风花雪月,灯红酒绿的交际名媛。这种差异化CP,若性情相合,便是霸道总裁与多情小姐的即视感,不见得没有好结局,比如张学良与赵四。但如果互不理解,便只能矛盾越多,裂痕越深。

  陆小曼在日记中写道:“从前多少女子,为了怕人骂,甘愿牺牲自己的快乐和身体,怨死闺中……她们可怜,至死不明白是什么害了她们。”是的,她不快乐,嫁给王庚纵然气派,但约束却多,他的身份以及性格,需要她成为一名贤淑端庄的官太太。然而她却流连五光十色的社交生活,她有强大的名媛闺蜜团,包括唐瑛、王映霞、曹汝霖的女儿、章宗祥的女儿、以及张爱玲的继母孙用蕃,她有成群的对她前拥后护的追随者,包括徐志摩、胡适之、翁瑞午。她愿意为人妻,却不愿牺牲掉一些不必要的念想。

  一直以来,她追求的都是极致的爱,极致的快乐。

  陆小曼与王庚最终走到了离婚的境地。一场舞会,促成了陆小曼与徐志摩的相识,断送了她和王庚的婚姻。

  离婚前夕,为了能够和徐志摩在一起,她打掉了刚怀上的王庚的孩子。自此落下病根,再无生育能力。

  她费尽心思得到了想要的一切,然而真的幸福吗?

  她的公婆丝毫不待见她,开出结婚费用自理,家庭概不负担,断绝一切经济往来的条件。

  婚后很多年,吴曼华都不喜欢徐志摩,认为是他害苦了自己的女儿。

20岁以后,你要学会富养自己
有一段青春,不再提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