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散文 > 感悟生活 > 文章内容页

元荽与药芹

  • 作者: admin
  • 来源: 未知
  • 发表于2017-09-26
  • 被阅读
  • 我家隔壁的蔡婆婆是盐城人,据说她是在解放军打过长江后,从苏北来到无锡的。大约是在五十年代末期的一个秋天,我们无意中在她家后门外的空地上,发现了一个秘密,她在那里播种了一些不知名的菜蔬,有人问她哪是什么菜?蔡婆婆只是笑而不答。 随着时间的推移,在凉爽的秋天里,蔡婆婆播种的那些神秘菜蔬,让人逐渐看清了它们的端倪,一共是两种蔬菜,到底叫什么菜,除了蔡婆婆谁也不知道。此时蔡婆婆才给人们道出了实情,她说一种是元荽,也叫香菜,另一种叫药芹,也叫芹菜。这两种蔬菜是苏北人家的家常菜,而苏南却没有,我是从老家特地带点种子过来试种的,到时给左邻右舍分点尝尝。听了她的一席话,乡亲们都点头称是。 中秋佳节来临时,蔡婆婆家的新鲜菜可以吃了。于是她就东家送一些,西家给一点,想让乡亲们都尝尝鲜。我家也拿回一些,可不知怎么吃。再说那元荽与药芹的味道,确实让人不敢恭维,那味实在是太臭太难问了,苏南人从未见过这种臭菜,生怕吃了会药死人。那些拿到这种菜的人家,背地里都在嘀咕,最后都悄悄地扔掉。蔡婆婆看着那一大片引种的元荽与药芹摇头叹息,乡亲们不接受新生事物,蔡婆婆只有无可奈何。 来年春天,蔡婆婆吃不完的元荽与药芹越长越高,最后都开出了洁白的小花,那花也是臭味儿,可却能招蜂引蝶,蜜蜂和菜花虫嘤嘤嗡嗡,在花丛中采蜜。蝴蝶翩翩,乐在花丛中戏嬉。而乡亲们就是不领情,都劝蔡婆婆赶快把开花的这两种苏北菜消灭掉,可她无论如何也舍不得拔掉,她说多留点种子,秋天还要播种。就这样,元荽与药芹在蔡婆婆家生了根。 光荫似箭,转眼就从五十年代迈进了六十年代。五十年代末,是放开肚皮吃饭,鼓足干劲生产,人们仿佛置身于共产主义的天堂。可刚进入六十年代,人们就感到一下从天堂掉到地上,三年的严重自然灾害,再加上外国老大哥的制裁,人们连肚子都吃不饱,粥稀得能照出人影,后来连粥都喝不上,只能喝无米的糊糊。人们吃糠咽菜,连树皮草根都吃。在闹饥荒的年月里,人们又想到了蔡婆婆家的元荽与药芹,那必竟是蔬菜,比树皮草根要好。蔡婆婆也趁此机会,教乡亲们如何食用这两种蔬菜,并亲自做好,让大家品尝。大家感觉这两种菜闻着是臭,但吃在嘴里反觉得很鲜,于是乡亲们慢慢接受了元荽与药芹。另外蔡婆婆还用元荽或药芹包了馄饨或饺子,免费让大家品尝,吃着味道是不错,乡亲们纷纷提出要试种,蔡婆婆当然是满心欢喜。元荽与药芹虽解决不了人们的温饱,但人们起马是接受了一种新事物。 那年蔡婆婆留了不少元荽药芹种子,她无偿地将种子一一分发给大家,并挨家挨户地传授播种方法。从此以后,元荽与药芹的身影,在我村几乎随处可见,在每家每户生根开花了,蔡婆婆当然功不可没。 如今,元荽与药芹早已是大江南北人的家常菜。元荽是由张骞出使西域时引入的。它具有芳香健胃,驱风解毒之功,能解表治感冒,具有利大肠、利尿等功能,能促进血液循环。药芹对高血压、貧血、安神解郁、利尿消肿等都有疗效,这两种蔬菜都有较高的食用和药用价值。 光荫荏苒,几十年过去了,每当走进故土,蔡婆婆那开满白色小花的元荽与药芹,就会出现在我的眼前。

      本文标题:元荽与药芹

      本文链接:http://www.qxqzx.cc/article/2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