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美文 > 爱情美文 > 文章内容页

234年的一场秋风

  • 作者: admin
  • 来源: 未知
  • 发表于2017-09-18
  • 被阅读
  • 公元234年的一场秋风

    杜录林

    汉朝是一场风,这一场风从始皇帝36年就已经从天而降,天上星宿争艳酷热难耐,地上风临楚国大地凄风苦雨,楚怀王的孙子心被流放之地阴雨连绵,霸王正在拔出宝剑力拔山兮气盖世,留后张良在即将风起云涌的潇湘之地,清风迎面而来,煮下一杯接近地气的淡茶,已经看到了自己作为秦国第一通缉犯的逃亡人生行将结束,风漫潇湘,春风里龙蛇的蜕变即将开始一种新生活,韩信在黑暗的风雨之中,成天在麻将的东南西北风之中,倍感厌倦,在自己给自己设计的红中发财白板环境之中,也已经看到了黎明前的一丝春风微亮,夏日知了不停地鸣叫,热风起来的时候,萧何的办公桌上一尘不染,微风之中,萧丞相此时此刻心中难免忘不了自己的一生俯仰依靠的沛公,想起了八月秋风怒气冲天的芒砀山,风声,雨声,一条大白蛇正在狂风暴雨之中与高皇对视,一场大风雷暴轰鸣伴随着芒砀山的风雨,奋臂断蛇,吕后在身后不断的为高皇点赞,这一场风,吹散了始皇陵上繁忙的工地建设,吹翻了二世黄帝的黄粱美梦,吹开了秦巴山地的草木逢春,花开了,吕后笑了。

    在汉中盆地的春风中,老是心里面忘不了鸿门宴上的潜龙风亡,春风里一阵心痛,忘不了鸿沟而分天下的一箭之仇,秦岭酒奠梁的春风吹醒水蜜桃花之时,汉初三杰在汉军三军震天动地喊声之中,从散关一路向东,像西北风的狂吼,一直把霸王逼到乌江岸边哭范增,韩信拥兵百万上将200,十面埋伏,高皇的一场风,吹尽了霸王的虎威龙胆,吹散了韩信彭越英布田横的留后之梦,将军不能见太平,太平虽为将军创。如果要想活命就学习长安风中的萧何,春风佛柳夏风炎炎的时候,三妻四妾你尽管喝酒而已,要么就像张良那样遁入空门,留后虽小,仍然是高皇的一路诸侯。春风里,未央宫挺拔立于长安城,始皇帝结束了,霸王与虞姬立庙作古了,韩信功高盖主天天上班请假,吕后怎么考勤,彭越英布一介武夫,国泰民安的时候,已经没有多大的用处,汉朝的这一场风,吹醒了了一个民族,风起东南,吹向了新疆的和田,高皇归故乡的时候,魂留到了洛阳,从长安到洛阳,大风起兮云飞扬,等车撵回到丰沛的时候,与吕后长哭不停,以至于成了汉朝乐府的名曲【高皇归故乡】。

    一场以长安为中心的欧亚大陆风暴,汉诗,汉风,汉字,汉乐,汉人,汉舞,汉律,汉历,汉弓,以及司马迁的汉史,汉书,司马相如枚乘张衡的汉赋,周秦之后,风雅颂已经被汉风所覆盖,孔雀东南飞,一飞一回头,西北望长安,可与浮云齐。杀人偿命欠钱还账好像汉律仍然活着,五花大绑游街示众好像仍然有用,这是一个风的朝代,也是一个剑的朝代,风有青年时代的席卷域内之力,也有穷途末路的不穿鲁缟之时,光武帝的后代在洛阳的时候,刘氏家族400年来所有的昔日荣耀,终结于桓灵二帝的荒诞软弱,成了中国此后历史上比贵族还贵族的植物人皇上,虽有三宫六院,自己阳痿无力,虽有文武百官,我只管当我的皇上,你们装神弄鬼也罢,翻天入地也罢,官一卖完,我的重点工作就已经结束了。为以后的曹操孙权刘备的后代做了表率,皇帝制度到了朝代终结的时候,都是那么一场噩梦,到最后汉朝终结的时候,汉献帝就像一只落荒而逃的兔子,许昌郊外的那一场射鹿大赛,把400年的汉朝送进了坟墓,其实也就相当于现在的国都阅兵,曹操成为了第一个胜利者,不足百年的三国大乱由曹操而起,因曹氏的禅让司马氏而结束,三国的这一场狂风暴雨,风起中原洛阳,弥漫于黄河大平原的逐鹿中原,雾漫荆州,风过大江,在南阳清风佛柳,隆中三顾,在西蜀的平原上定了风波,汉朝的最后一个臣民孔明在回忆着高皇的大风之歌。总结了一下,还是先汉近贤臣远小人比较好,所以在蜀国一直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用现在的话来说,孔明在成都与汉中之间在作汉朝梦。

    三国是一个醉生梦死的朝代,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这么大的一个中国,全国人口不足500万,曹操理直气壮,因为中国古代北方一直是中国人公认的正统,所以曹魏一直是处于进攻征伐状态,也就是曹操用文明话所说的那样,不听话,就到你们那里会猎,要把你们像野兽一样消灭。三个国家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曹魏是正统,东吴汉印和氏璧在姑苏,西蜀先主姓刘,都是围绕着汉朝在作睡梦,三把利剑互相厮杀,谁也说服不了谁,谁也消灭不了谁,就那样维持吧,刘备与曹操青梅煮酒论过英雄,东吴生子当如孙仲谋,都是人精,也是中国人的特点,能人往往挤堆堆,一旦过去,就剩下了一群死猪,几千年来一直如此,炎帝不会容纳黄帝,高皇不会容纳霸王,到现在自己思考去。公元234年的这一场秋风,就是基于孔明的这一总体思路发起的。乱不了,死不了,统一不了,只能是一场孤注一掷的搏杀了。

    蜀国的风气,孔明对阿斗心灰意冷了,最后一次上表后主,蜀国的最高领导人,不是鱼死,就是网破,因为孔明对自己的身体状况以及自己的生死明白,中国古代的男人活到50岁的时候,就相当于现在人活到69岁一样,是一个生命的大门槛,最后一次北伐战争,孔明生命即将结束,基本上把蜀国的野战部队,也就是中国古代称为精兵的军事力量全部带走了,后方只留了一些地方保安部队稳定政局。春风吹临剑门关的时候,蜀军的姜维军团已经率先打出了故道嘉陵江,夺取了关中的咽喉之地散关陈仓,西路军姜维取胜之后,孔明的斜谷军团在以五丈原为中心的渭水流域,在眉坞击溃了司马懿的关中军,三国时期两大军事家在西府展开了绝杀,孔明料事如神,司马用畴帷幄,孔明心如火燎复兴汉室,司马将计就计坚固自首,三国的高潮阶段,历史上演了这么一场三国的总结大戏,就像三国开始时候那样,谁把谁也没办法,在盛夏的狂风暴雨之中,孔明在寻求消灭司马主力,感动了苍天,一场公元234年的秋风,一场巨大的流星雨,孔明精神崩溃了,天不灭曹,是当时的社会,虽然有那么多的奇门之术,七韬八略,音律通天,酒祷鬼神,这一场秋风,孔明在秋风之中,已经做好了大运将终的最后安排,立下了中国历史上名垂千古的政治遗言,生不带来死不带走一分钱的布帛银两,死在五丈原的秋风之中,是自己一生的宿命。

    这一场秋风过后,孔明手握着一把自己一生不离身的孔明宝剑,既是含恨,也是从容,也是安宁的做了秋风弥漫斜谷最后一眼的回望,这一把宝剑一直保存到了赵匡胤消灭后唐的时候,孔明宝剑失传了,从杜甫李白陶渊明一直到毛主席,将孔明的政治评价延续了将近2000年。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本文标题:234年的一场秋风

      本文链接:http://www.qxqzx.cc/article/125.html

      推荐阅读

      热点阅读